凌苍

主AC/彩6/底特律/hamilton/aph养老
辣鸡画手在线做鸽 咕咕咕 欢迎各位小窗找我玩儿啊【比心】

这个盖文的屁股也太美好了呜呜呜

☆★Qing★☆:

警服盖,条子就该有条子的样子。

盖文的制服是照着克里斯画的,我也不知道他的警衔所以细节别在意hhh。

我觉得“G·REED”这个缩写好……好酷(苏?)啊!

AC1数据库【第2期】扒一扒阿尔穆林老爷子的传奇人生

Bactriana:


大家好,欢迎收看AC1数据库第2期,我是球菌w


(关于第二期为什么在第三期后面的原因就不要计较了老福特和谐嘻嘻嘻嘻嘻


关键词拉希德丁·锡南,也就是老爷子阿尔穆林的艺术原型。


主要内容有锡南的生平、政策和一些观点(还有段子x


 石墨走这里!!


字数一万出头,各位慢慢看?


((((((我杀老福特和谐x

_(:з」∠)_求各位瞅瞅这个小破手书8

Bactriana:

【手书】A'M的惩罚游戏


是代发,原作者 @凌苍 ,四天一部手书的肝帝。bu

***

所以说死线不是第一生产力,开学才是。说实话之前没想到这玩意真的能做出来,然后一瞬间四天过去了,就有了这个。(据上面那位讲可能还有第二个第三个,谁知道呢www

-cp:Abbas/Malik

-一路走好的是宣教长

-感觉埋的梗还蛮多的(???

-没有刀,真的(?????

草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_(:」∠)_
不管了900G真好吃呜呜呜呜【停下??】

【意识流产物】狱中信(二)

Bactriana:

-Malik第一人称
-意识流/私设预警
-应该会有三(脸呢


一在这:http://bactriana.lofter.com/post/1d853376_ef19d8f3


-感觉这个马哥已经被我写疯了。我有罪我忏悔……
 
***
 
 
写啊!为何不写,戴罪之身,若书写不是罪行,为何不写?


字母是有魔力的,你瞧,若不是文字,我何以在一人之境仍能交谈,你又如何在高墙之外聆听见我的疯言疯语?你该捕捉我语法与遣词之下的内容,睁大眼睛给我瞧仔细!别急着把我扔进火里,你握在手里的是我唯一的灵魂,刚好和你面前的字迹同等重量。


是的,我的灵魂是字母,我曾容纳字母,同时倾尽所能成为字母。你也一样,你那由字母构成的灵魂告诉你应当成为字母,你把自己灌满字母,抛弃一切多余的物品,只为了盛下这些字母。你和我一样,认为这是必然,是正道——是义务。


这很容易让人满足,不是吗?只要动动笔,你的双眼双耳双手,你的梦境与想象,连你的呼吸都是为了那行字母,一切清晰可辨,回答一切问题都变得那么轻而易举。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多么简洁,多么明了。


你为它努力了解世界,为维护它而献出身体、经验和意志,作为交换,而它只提供一份不怎么高昂的报酬:它成为你一切行为的意义。它要你记住所见所闻所思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然后撕烂它的意义,再把它填充进去。


你看,这就是我们与字母做的交易,我们的义务的来源。因此,为何不写?如果动动笔就能维护它,不是最划算了吗?


我不想感谢监狱,但我必须感谢监狱。当这些墙把我从世界剔除出去,我才终于得以睁开紧闭多年的双眼。你读过我写的那些讲义吗?又或许是文件?赶紧拿出来,横着竖着各撕一道,然后扔进你家门口的火盆里。你不该浏览任何闭着眼睛写出来的文字,每当你这样做时,你就像是在欣赏一面盾牌,它不但冥顽不化,上面还满是你自己的血。持盾的人不断拿它敲击你的颅骨,你头破血流,却以创伤与疤痕为荣。


你替我高兴吗?至少你该替自己高兴,现在我无法为信条制造盾牌了。但我仍在写给你这些,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奢求你洗净我的罪孽,这些话对你来讲事实上也与风声无异,可我想请你分享我的喜悦,如你所见,我写过阿拉伯文与波斯文,羊皮纸与莎草纸,但你正读到的,是我第一次为自己而写。就在当下,我正超越字母赋予我的义务,成为文字的主人。


我终日沉睡,因而难于做梦;
我轻如鸿毛,因而难于负担;
可我的自由竟在牢狱,
主啊,
难道非得戴上铐镣,才能狂欢?

【意识流产物】狱中信(一)

Bactriana:

-Malik第一人称
-意识流/私设出没预警
-不知道会不会有二


 
 
——你会希望自己的谎言被戳穿吗?


先别忙着回答。试想,假若你被迫隐瞒自己的信仰,被迫亵渎你笃信的神明,这时一旦有人发现你缄默中的纰漏,进而揭穿你,令你因此而死,这时你便成了为秘密献身的殉道者。


口口相传下你成了一个圣人。尽管你已不在人世,那些与你信念相同的人仍会为你悼念。他们为你修建坟陵,然后在你坟前叩拜。你成为他们的榜样,当他们被迫隐瞒对你的崇敬时,也可能走上你走过的路。


——这就是塔基亚,神圣的谎言,因被揭穿而显得更加神圣。


我不确定是否会有人看到这段话。如果你看到,请接受我的歉意,因为我很可能无从知晓你的名字,而且写在破布上的字迹并不好读;如果你抱怨,我完全理解。然而比上述情况更有可能的是,这段话成为秘密的一部分,而“你”是将我关在这里的人之一。


因此我问你,你希望我的“谎言”被戳穿吗?


你大概听说了一些传闻,关于我的妥协,关于我对塞夫的死供认不讳,以及我对委员会的暂时代理没有明确异议;你大概也推测过,我这样说不过是为了保命,好把我所知的事实告诉阿泰尔。你觉得哪个才是事实?或者都是错的?无论你怎样想,我现在争取到了这根笔,好在这儿多写上几句。


但是,天呐……


请原谅我。


我不想成为什么圣人,阿泰尔也根本算不上信仰。他早过了希望别人把他当传奇的年纪,我也从没想过替他而死。你该知道我已不再迷信。


告诉我,你是否已经相信他死在了漫漫东行路上?听我的话,他和你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你要像他死了一样活着,他活着时不是神,死后更不是。他不伟大,也不像我曾标榜的那样睿智。别以为抓住了他的只言片语就能有所启迪,只有你才能启迪你自己。


所以,让我们相信这之间根本毫无神圣可言吧!


如果你看到这些时我还活着,请不要试图带我离开这里,因为我已经无法引领你们,而只能在激流之中维持现状。你该去参加那个委员会,至少在没有导师的时日里,你仍有说话的权力。


相反,如果我被处决,或者因故死在牢狱里;如果我不幸成为之前描述的那样,成为你眼中一名殉道者,或者阿泰尔活着归来,重新领导你们,就请把这封信公之于众。我将是你们的前车之鉴,请不要效仿我,不要让自己只屈从于一个理由,以致令人怀疑你是个说假话的狂信徒,怀疑你在奉行“塔基亚”。


如果你愿意,就权且当做我疯了吧。
 
 
——但是,请不要揭穿我的谎言,因为无论哪一种,都将让我痛不欲生。


-tbc-

p1是求救的耶耶,德搞在p2

给塑料的德搞的小摸鱼…我是大沙雕求他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