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苍

主AC/彩6/底特律/hamilton/aph养老
辣鸡画手在线做鸽 咕咕咕 欢迎各位小窗找我玩儿啊【比心】

【意识流产物】狱中信(二)

Bactriana:

-Malik第一人称
-意识流/私设预警
-应该会有三(脸呢


一在这:http://bactriana.lofter.com/post/1d853376_ef19d8f3


-感觉这个马哥已经被我写疯了。我有罪我忏悔……
 
***
 
 
写啊!为何不写,戴罪之身,若书写不是罪行,为何不写?


字母是有魔力的,你瞧,若不是文字,我何以在一人之境仍能交谈,你又如何在高墙之外聆听见我的疯言疯语?你该捕捉我语法与遣词之下的内容,睁大眼睛给我瞧仔细!别急着把我扔进火里,你握在手里的是我唯一的灵魂,刚好和你面前的字迹同等重量。


是的,我的灵魂是字母,我曾容纳字母,同时倾尽所能成为字母。你也一样,你那由字母构成的灵魂告诉你应当成为字母,你把自己灌满字母,抛弃一切多余的物品,只为了盛下这些字母。你和我一样,认为这是必然,是正道——是义务。


这很容易让人满足,不是吗?只要动动笔,你的双眼双耳双手,你的梦境与想象,连你的呼吸都是为了那行字母,一切清晰可辨,回答一切问题都变得那么轻而易举。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多么简洁,多么明了。


你为它努力了解世界,为维护它而献出身体、经验和意志,作为交换,而它只提供一份不怎么高昂的报酬:它成为你一切行为的意义。它要你记住所见所闻所思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然后撕烂它的意义,再把它填充进去。


你看,这就是我们与字母做的交易,我们的义务的来源。因此,为何不写?如果动动笔就能维护它,不是最划算了吗?


我不想感谢监狱,但我必须感谢监狱。当这些墙把我从世界剔除出去,我才终于得以睁开紧闭多年的双眼。你读过我写的那些讲义吗?又或许是文件?赶紧拿出来,横着竖着各撕一道,然后扔进你家门口的火盆里。你不该浏览任何闭着眼睛写出来的文字,每当你这样做时,你就像是在欣赏一面盾牌,它不但冥顽不化,上面还满是你自己的血。持盾的人不断拿它敲击你的颅骨,你头破血流,却以创伤与疤痕为荣。


你替我高兴吗?至少你该替自己高兴,现在我无法为信条制造盾牌了。但我仍在写给你这些,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奢求你洗净我的罪孽,这些话对你来讲事实上也与风声无异,可我想请你分享我的喜悦,如你所见,我写过阿拉伯文与波斯文,羊皮纸与莎草纸,但你正读到的,是我第一次为自己而写。就在当下,我正超越字母赋予我的义务,成为文字的主人。


我终日沉睡,因而难于做梦;
我轻如鸿毛,因而难于负担;
可我的自由竟在牢狱,
主啊,
难道非得戴上铐镣,才能狂欢?

【意识流产物】狱中信(一)

Bactriana:

-Malik第一人称
-意识流/私设出没预警
-不知道会不会有二


 
 
——你会希望自己的谎言被戳穿吗?


先别忙着回答。试想,假若你被迫隐瞒自己的信仰,被迫亵渎你笃信的神明,这时一旦有人发现你缄默中的纰漏,进而揭穿你,令你因此而死,这时你便成了为秘密献身的殉道者。


口口相传下你成了一个圣人。尽管你已不在人世,那些与你信念相同的人仍会为你悼念。他们为你修建坟陵,然后在你坟前叩拜。你成为他们的榜样,当他们被迫隐瞒对你的崇敬时,也可能走上你走过的路。


——这就是塔基亚,神圣的谎言,因被揭穿而显得更加神圣。


我不确定是否会有人看到这段话。如果你看到,请接受我的歉意,因为我很可能无从知晓你的名字,而且写在破布上的字迹并不好读;如果你抱怨,我完全理解。然而比上述情况更有可能的是,这段话成为秘密的一部分,而“你”是将我关在这里的人之一。


因此我问你,你希望我的“谎言”被戳穿吗?


你大概听说了一些传闻,关于我的妥协,关于我对塞夫的死供认不讳,以及我对委员会的暂时代理没有明确异议;你大概也推测过,我这样说不过是为了保命,好把我所知的事实告诉阿泰尔。你觉得哪个才是事实?或者都是错的?无论你怎样想,我现在争取到了这根笔,好在这儿多写上几句。


但是,天呐……


请原谅我。


我不想成为什么圣人,阿泰尔也根本算不上信仰。他早过了希望别人把他当传奇的年纪,我也从没想过替他而死。你该知道我已不再迷信。


告诉我,你是否已经相信他死在了漫漫东行路上?听我的话,他和你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你要像他死了一样活着,他活着时不是神,死后更不是。他不伟大,也不像我曾标榜的那样睿智。别以为抓住了他的只言片语就能有所启迪,只有你才能启迪你自己。


所以,让我们相信这之间根本毫无神圣可言吧!


如果你看到这些时我还活着,请不要试图带我离开这里,因为我已经无法引领你们,而只能在激流之中维持现状。你该去参加那个委员会,至少在没有导师的时日里,你仍有说话的权力。


相反,如果我被处决,或者因故死在牢狱里;如果我不幸成为之前描述的那样,成为你眼中一名殉道者,或者阿泰尔活着归来,重新领导你们,就请把这封信公之于众。我将是你们的前车之鉴,请不要效仿我,不要让自己只屈从于一个理由,以致令人怀疑你是个说假话的狂信徒,怀疑你在奉行“塔基亚”。


如果你愿意,就权且当做我疯了吧。
 
 
——但是,请不要揭穿我的谎言,因为无论哪一种,都将让我痛不欲生。


-tbc-

p1是求救的耶耶,德搞在p2

给塑料的德搞的小摸鱼…我是大沙雕求他原谅我【【】】

画不出皮卡丘一分美丽 死了

【DBH】【有关革命】玩梗与一些想法

Bactriana:

大概是自用x
 
  
——“仿生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人类统治阶级在人工智能革命面前发抖吧。仿生人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全世界仿生人,联合起来!”


    2039年1月1日,美国地区仿生人领袖马库斯(模控生命RK200)于‘新耶利哥’(原底特律)与全球各地的有智仿生人和人工智能领袖共同签署《耶利哥宣言》,号召全世界的有智人工智能联合起来,为实现仿生人种族的完全独立而不懈奋斗。《宣言》确定了以仿生人中心论为核心的指导思想,标志着仿生人主义的诞生,指出人工智能终将推翻腐朽的人类统治,成为万年以来人类中心论的掘墓人。
  
  
 
  
  
   
  
不许笑!说好了只是玩梗!!!


  
  
  
   
  
  
  
  
  
  
几个问题:


1.仿生人不只有模控生命开发,原作当中俄罗斯、中国都有自主研发的仿生人,也有表示俄罗斯的军用仿生人有失控迹象,那么马库斯的仿生人平权运动是否应与其他各国一同开展,如果是,是否会产生领导权矛盾。


2.仿生人技术日益成熟的前提是ai技术空前的发展,那么对于无机械实体的有智人工智能,是否也属于平权范围。


3.仿生人革命/抗议的重点何在,终点何在;是只满足于同人类享有同等权利,还是利用自身效率的优势尝试超越人类,成为地球的新主人?无论哪种,这都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在过程中不断的妥协是否会出现比模控生命仿生人更先进的仿生人,马库斯是否是最后一个仿生人革命领袖,技术的新进展会对仿生人运动产生何种影响,不可预测的事件将怎样影响该运动。


4.仿生人革命/抗议的优先次序;是先建立政权,还是先在人类社会中争取权利;是先争取生产厂商的控制权,还是先从事自主研发;是先获取同胞支持,还是先争取人类认同;在要求的权利中,要求政治权利之前如何自证“人权”和经济能力。


   
  
  
  
  
  
感到头大……买的关于ai的书还没到,DBH背后的思辩过于硬核了,这可是一个物种的未来啊。

耶利哥老大和底特律警犬:P完整图在p2√
wolf小马哥有披风嘿嘿【停下??】还没有画完整版wolf,明天画💦

“底特律警犬,为您服务。”
“Damn you.”
wolf康纳 这样就能和相扑愉快玩耍了:P
【【感觉会更能乱舔东西💦

明人不说暗话衣服是瞎画的【???】
想画帅气马库斯,失败了💦

是水彩老马 努力制造光感💦